成本25萬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家衡 1周前 (07-21)

靠著AI,百度為自己鋪好路。

又是一年百度世界大會,這次百度繼續聯手央視新聞,給觀眾們帶來了一場“AI技術大科普”。

在2個半小時的直播里,央視主持人撒貝寧和他的新搭檔——AI數字人希加加一起從出行、產業、生活以及技術四個維度展示了一出AI大戲。

當我們將這次的新內容與過往展示的成果進行對比時,就會發現百度AI技術的使用范圍已經越來越廣:除了在常見的交通、工業等場景繼續更新迭代,這次百度還帶領我們見識到AI在太空、文化等全新領域的探索。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正如本次大會的主題“AI深耕,萬物生長”,如今的AI已經像空氣般滲透進方方面面。

下面,就讓我們看看這次百度世界大會上到底有哪些AI黑科技。

不用方向盤的無人車,百度真的做出來了

每年大會,百度都能在自動駕駛領域給我們帶來一些驚喜,而這一次更是“王炸”,推出了第六代量產無人車Apollo RT6。

單看外觀,這輛車不過是一項造型稍微時髦點的SUV。但當打開車門后,里面的布局就真與科幻小說里的未來出行工具如出一轍——寬敞的車內空間,模塊化的娛樂設施,更重要的是取消了方向盤的設計,不過由于國內法律法規的原因,現場展示的Apollo RT6依然是帶有方向盤的版本。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作為一款定義“未來出行”的無人車,我們可以看到Apollo RT6在多個角度都與傳統乘用車有明顯的不同。其實從當前的法律法規來看,各國都有意將應用于共享出行服務的L4級無人駕駛汽車從傳統的乘用車品類定義中獨立出來。因此也可以認為百度在Apollo RT6上的大膽創新也是在智能汽車的未來創新提供一個模板。

其中,Apollo RT6突出了乘客的體驗,例如上下車的方式以及內部布局。

在直播里,百度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總經理李震宇用密碼鎖的方式打開了車門,同時他也表示,還可以用驗證碼、App等方式解鎖。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當李震宇與撒貝寧一起進入車內,我們可以看到兩人坐在車輛中部,前排則是一塊顯示屏。據介紹,Apollo RT6在前排空間上可以實現模塊化自定義,除了顯示屏以外,還能放置座椅、辦公桌甚至冰箱、零食柜等設備。

這一點其實并不難想象:當取消方向盤之后,前排空間就能徹底解放出來。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為了完美展示無方向盤無人車的魅力,這次Apollo RT6采用了一個全新的純電平臺,百度將其命名為“星河平臺”。在底層架構上,星河平臺采用了更加集中的域控制器架構,并且增加了一整套冗余系統。

在一般人的理解里,“冗余”似乎并不是個褒義詞,但對于無人車來說,冗余系統就是給乘客“上保險”。當車輛的某一方面或部分運轉失靈的情況下,車輛仍可正常行駛。

在ApolloRT6上,共有七重冗余系統,涵蓋了硬件以及軟件。其他方面,該車配備38個車外傳感器,可實現1.8倍環視感知覆蓋,整車算力達到1200Tops。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而冗余系統并不是星河平臺唯一特點,還有一大特點就是“省錢”。

在直播里,撒貝寧給我們揭曉了這輛“未來汽車”的成本——25萬。這個價位,別說無人車,甚至遠低于當下許多量產車型。能做到如此低的成本,一方面源于工程師對于車輛架構的整體優化,另一方面則是百度在智能化方面的技術積累壓低了運營成本。

根據百度在溝通會上的回答,Apollo RT6的25萬成本中,車體的成本占四成,而智能化部件的成本占六成。一般來說,車體成本能控制的范圍并不會太大,但軟件層面的技術研發則有很大的空間。

目前,百度已坐穩全球最大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商,旗下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平臺“蘿卜快跑”訂單量已經超過100萬,如此大的體量足以分擔研發成本。

可見,成本“僅”25萬元的無人駕駛汽車并不是難事。

在大會的末尾,李彥宏也對Apollo RT6寄予厚望:“無人駕駛汽車成本的大幅下降,讓我們可以部署上萬輛這樣的車在全國各地。未來打無人車比現在打車便宜一半。”

當AI碰撞文化

簡單勾勒幾筆,AI就能復原《富春山居圖》,并作詩一首。

在現場,撒貝寧與百度首席技術官王海峰一起向我們展示了百度的“AI神筆”。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事實上,AI作畫屬于人工智能自主生成內容(AIGC)的一種。在百度世界大會上,李彥宏特地分享了他對于新技術的看法:第一階段是“助手階段”,AIGC輔助人類進行內容生產;第二階段是“協作階段”,AIGC以虛實并存的虛擬人形態出現,形成人機共生的局面;第三階段是“原創階段”,AIGC將獨立完成內容創作。

與基于真人的UGC和PGC不同,AIGC極大提升了內容生產的效率,同時又具備常人想象不到的創意內容。因此李彥宏說道:“(AIGC)可以實現以1/10的成本,以百倍千倍的生產速度,去生成AI原創內容。”

在百度的AI技術里,AI作畫能力源于文心大模型。除了作畫,文心大模型還可以進行寫作、作曲、剪輯等多種功能,《富春山居圖》正是文心大模型的得意之作。王海峰也表示,在未來基于大模型的AIGC將會開放賦能到更多的內容生產領域。

看完復原好的《富春山居圖》,王海峰又讓數字人親自作了一幅畫——沒錯,就是開頭與李彥宏一起登場的希加加。在撒貝寧“畫一張現代派、朦朧感、五彩繽紛的貓”的提示下,希加加很快完成了任務。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除了希加加以外,百度App的數字助理度曉曉同樣有很強的作畫能力。據了解,由度曉曉創作的AI圖像制成的數字藏品,上線后即賣出了8700多份,作畫效率遠遠超出人類畫家。

在百度的體系里,度曉曉、希加加都屬于具備AIGC能力的數字人,而百度的數字人陣容中,還有適用其他職業的數字人,包括AI偶像、AI直播員、AI作家等等。其中,針對電商直播,百度推出了數字人直播平臺,可以24小時純AI直播,支持隨意切換妝發、服裝、場景,為商家降低30%以上的直播成本。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以上兩個方面,都是AI在文化領域的探索。通過百度的展示,讓我們見識到AI在文化領域的無限可能。尤其是百度在數字人領域的成果,讓人不得不相信現實世界與“元宇宙”的邊界正在被打破,數字人也要與我們日常生活密切聯結。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那段李彥宏對于“AIGC三個階段”的思考,對于真實世界的創作者們來說,AI的出現將給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

百度AI技術的其他思考

作為普通人,我們可以享受到AI在出行、文化等領域帶來的便利,但百度更希望AI可以遍地開花,深耕各行各業。

因此在余下的時間里,百度依次給我們展示了AI智慧交通、AI制造,甚至還有AI護眼、AI健身、AI耕種、AI牧羊等各種案例。另外,百度還把AI帶到了太空,通過“航天-百度·文心大模型”,可以對航天數據進行智能采集,分析和理解,助力深空智能感知、規劃和控制等技術突破。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總得看下來,說百度的AI技術已經實現了“上天入地”,并不夸張。

作為一家“互聯網技術公司”,憑借在AI上的深耕,百度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光,如今也開始借助向AI深處探索的契機,開始變身“出行公司”,乃至“文化公司”,但這一切的基礎還是對于技術的投入。

而百度投入技術的底氣,依然離不開重要的“搜索”業務,既給百度的AI業務提供了資本的保障,同時還有大數據的支持。

從最新一份財報可以看出,百度依然在靠搜索廣告業務苦苦支持,但同時,基于AI與云服務的B端業務已經開始逐漸挑起重擔。

沒有方向盤的無人車、會作畫的數字人……李彥宏如何讓AI“上天入地”

另外,集度汽車也是百度當下最受外界關注的業務,李彥宏多次為集度汽車站臺,而這次的ApolloRT6更是為百度汽車業務打下一陣“強心劑”。

最后,在數字人領域,百度同樣提前做好了布局。

在大會的最后,李彥宏表示,“我們正處在技術創新的大周期中,新能源、太空探索、生物醫藥、智能制造等新技術紛紛涌現。中國的科技發展一定會走到世界前沿。而這條路,需要很多‘石塊’鋪就。百度愿意成為其中的一塊‘鋪路石’,在基礎研究、基礎技術和底層創新上貢獻力量。”

那么,同樣給自己未來“鋪好石頭”的百度,未來又有哪些驚喜呢?

最后,記得關注微信公眾號:鎂客網(im2maker),更多干貨在等你!

鎂客網


科技 | 人文 | 行業

微信ID:im2maker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硬科技產業媒體

關注技術驅動創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