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數字醫療劉東麟:云程發軔,履方致遠,用20年時間深耕神經外科手術導航系統

韓璐 3周前 (07-08)

在復旦數字醫療外科手術導航系統產品的發展上,劉東麟的總結是“剛及格”。

復旦數字醫療劉東麟:云程發軔,履方致遠,用20年時間深耕神經外科手術導航系統

在醫學領域,有這樣一個科室被稱作“皇冠上的那顆明珠”,而每一次手術也被形容為“在萬丈深淵上走鋼絲”,其中的風險可想而知。這個科室,就是神經外科。

眾所周知,大腦是人體中最為精密和復雜的器官,遍布的神經、血管成為每次手術最大的難題。

在傳統手術中,神經外科醫生往往需要借助于磁共振、CT等醫學影像來判定病灶的位置,繼而在此基礎上擬定手術方案。這中間非??简炨t生本人的臨床手術經驗,畢竟稍有不慎,可能就會造成永久性傷害。

這一模式直到1947年出現了一道曙光。彼時,位于費城坦普爾醫學院的實驗神經學家Spiegel與自己的學生Wycis醫生一起設計了一臺定向儀,并基于腦室造影技術確定了腦內靶點,進行了首例人腦的立體定向神經外科手術。這也是當前神經導航系統的“雛形”,并逐漸打開賽道。

國內最早出現的神經導航系統,是由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神經外科于1997年引進的一臺美敦力的StealthStation神經導航系統,國內相關創業市場也由此開啟。

就在5年后,有著復旦大學背景的校辦企業“復旦數字醫療”正式成立,如今20年過去,以醫學圖像處理為核心,公司也早在2006年研發出自己的神經外科手術導航系統并取得了三類醫療器械注冊證,至今已經成功實施臨床手術6萬多例。

手術導航系統,就是醫生的“地圖”

相比于手術導航系統,人們更為熟知的可能是“手術機器人”,比如大名鼎鼎的達芬奇。而從結構與功能來看,導航系統相當于手術機器人的“前鋒”,是手術機器人的核心部件,當被裝上機械臂,它也就變身為一臺人們理解中的手術機器人。

在與復旦數字醫療總經理劉東麟對話中,他將神經外科手術類比為開車,手術導航系統就是高精度地圖般的存在,是神經外科手術的重要助手。

在多種醫學影像基礎上,通過實時跟蹤手術器械的操作,同步呈現手術器械在患者腦部的位置,“導航系統能夠在神經外科手術中幫助醫生規劃開顱手術路線,一方面避開神經、血管以及核心功能區,另一方面可以提升腦腫瘤的全切率,大幅降低復發概率,這是導航系統最重要的意義。”

除了硬件系統,手術導航系統軟件層面的醫學圖像處理也是核心能力之一,也是復旦數字醫療一切業務的起始點,并由此延展出AI醫療業務。

這方面,復旦數字醫療的“底氣”與“殺手锏”,來自于與復旦大學數字醫學研究中心的緊密合作關系。研究中心同時是上海市MICCAI(醫學圖像處理與計算機輔助手術)重點實驗室,從事醫學圖像處理、計算機輔助手術、計算機視覺、醫學智能診斷以及手術機器人等領域的科學研究。

在此基礎上,復旦數字醫療手術導航系統已經幫助醫生將手術精準度達到毫米級。

此外,除了手術導航系統,復旦數字醫療也基于醫學圖像處理能力拓展出AI軟件業務,在肝癌、前列腺癌等領域皆有涉足并取得出色成果,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公司“基于多模態影像的肝癌智能診斷技術研究與系統開發”項目進入了全球創新項目路演二十強,在ProstateXGrandChallenge全球挑戰賽中連續15個月排名世界第一。

20年時間,埋頭深耕神經外科

眾所周知,醫學本身就是一個高門檻行業,而當與臨床手術有所牽扯,則意味著門檻將再上一層。

“手術導航系統是一個跨學科的復合產品,其中涉及了醫療知識,也涉及計算機,以及機械控制、生物力學等等,也就造就了它的高門檻。”

這其中我們也可以發現,雖然“誕生”于神經外科領域,但如今的手術導航系統已經延伸到包括脊柱外科、骨科、耳鼻喉科等諸多領域,其中以骨科手術導航系統最為多見,更是在二級市場誕生了“手術機器人第一股”。

但相比于骨科領域,復旦數字醫療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20年來始終如一的深耕神經外科、脊柱外科領域。

“做骨科機器人的企業有很多,可能隨便數數都有個10家、20家,但在神經外科領域,即便加上國際知名品牌,最終也只會在個位數到兩位數之間。”其中神經外科手術導航系統的難度而想而知。

成立至今20年,就硬件終端產品來看,復旦數字醫療也已經研發了Excelim-04等三款神經外科導航系統。用劉東麟的話來說,深耕神經外科領域的背后是復旦數字醫療一直以來的理念——云程發軔,履方致遠,“只有打好根基才能走的更遠。當我們將神經外科手術的精準度、路線規劃等等都較為完美的解決了,那時候再延伸到其他領域,不管是技術研發還是新的產品認證,都會相對簡單了。”

與此同時劉東麟也坦然道,用20年時間來鉆研一個領域,在外人眼中可能會被貼上“過于保守”的標簽,但是“我們自己希望一步一步走得踏實一點,畢竟產品與開顱手術強相關,這里面更為注重產品的安全性、穩定性,容不得一絲馬虎。”

這一點同樣體現在產品認證與市場推廣上,其實早在2006年和2007年,復旦數字醫療就分別拿到了國家藥監局頒發的三類醫療器械證書,以及歐盟的CE認證,但他們并沒有急于將產品推向國際市場,而是將認證看作一個“試金石”,以驗證自己的產品、整個質量體系等等是否符合國際標準。

就國際市場,繼2018年出口到巴基斯坦之后,2020年,復旦數字醫療將手術導航系統出口到歐洲,并開展了上百臺手術,也是目前國內唯一一家已經出口到歐洲的手術導航系統解決方案商。

在追求完美這件事上,“我們也是剛及格”

可以確定的是,經過這幾年的驅動與發展,國內手術導航機器人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用劉東麟的話來說,早先時候醫院里的大型設備都是由于國外進口,而現在一批國產正在興起。

只是,相比于國外歐美廠商的設備,國內還是有一定差距。這一點也體現在全球市場份額上。

依據數據統計,全球外科導航系統的主要參與者包括美敦力、Brainlab、GE醫療、史賽克、貝朗等等,被歐美囊括的前五大制造商,更是占據了全球市場份額超過75%。

這其中主要涉及到一個研發投入、市場推廣等要素,相較于那些已經在國際上立足多年的醫療設備巨頭,國產廠商或許在這些方面還有所差距,但在產品質量上卻不一定就是輸。

站在復旦數字醫療的角度,“我們出口到歐洲與國際巨頭進行PK的時候發現,我們的產品,不管是性價比,還是使用操作等各個方面,并不亞于其他國際品牌。”

緊接著,劉東麟也進一步解釋,國際大廠的手術導航產品基本是由一整個公司來運作,而大體量意味著在某些方面可能會有“犧牲”,尤其是在中國市場,可能只建立了銷售地點,一旦產品出現問題,維修周期長且費用很高。相比之下,國產設備廠商的響應速度快、維修成本低,占據了優勢。

另外,“我們有一本用戶醫院發表的論文集,其中不乏一些發表在全球知名神經外科雜志《Neurosurgery》、《Journalof Neurosurgery》的論文,同時我們也會和用戶一起成長,若是他們有什么建議,我們也可以很快的做出反饋,在機器的迭代產品上加以改善。”

也是因為市場與客戶醫院的醫生進行交流,并基于他們實操之后的改進建議改進優化設備的易操作性和人性化設計,讓復旦數字醫療與國外客戶醫院的交流與問題響應也簡單了許多。

對于手術導航系統,復旦數字醫療顯然有著更為苛求的期望,也因此對于當前的成就,劉東麟也只是以“及格”、“剛起步”來作為總結。

而面對未來外科導航系統的發展,以自身產品為出發點,劉東麟也指出:“就整個手術機器人方向,AI+手術機器人肯定是未來的方向,主要聚焦在篩查診斷、具體治療階段,另外還有5G遠程化、精準化、智能化、微創等等,都是接下來手術機器人未來發展的方向。”

最后,記得關注微信公眾號:鎂客網(im2maker),更多干貨在等你!

鎂客網


科技 | 人文 | 行業

微信ID:im2maker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硬科技產業媒體

關注技術驅動創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