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鏈時代蔣亞洪:讓“數字分身”邁入消費級,做元宇宙最專業的數字人服務商

王飽飽 1個月前 (07-11)

優鏈時代,正引領數字人產業“革命性”變化。

圖 | 優鏈時代創始人兼CEO蔣亞洪博士

大浪淘沙。

去年至今,“元宇宙”正在全球范圍內掀起新一輪的數字化浪潮。從政府到個體、從資本到企業,無不主動或被動的感受著這股巨浪給商業場景和生活場景所帶來的豐富變化。

伴隨著政策扶持、資本驅動和技術創新的多方助力,中國元宇宙產業正“由虛入實”,搶先世界一步大力發展,已顯現出烈火油烹、鮮花著錦似的新產業格局。數字人/虛擬人、虛擬平臺、數字藏品和VR/AR/MR等多個領域,正成為冉冉升起的新興賽道。

鎂客網注意到,在這些細分賽道之中,數字人/虛擬人有著被譽為“元宇宙靈魂”的特殊性——伴隨著元宇宙進程的不斷深入,社會“數字化”、“虛擬化”的特征也愈發突出,人作為社會的最基本組成部分,自然也是元宇宙中最關鍵的要素。所以,在元宇宙快速發展的今天,各行各業對數字人/虛擬人的需求正愈發強烈,產業前景十分樂觀。

據“北京城市副中心應用場景產業聯盟”和“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在今年6月6日發布的《2022虛擬人產業研究報告》預計,2025年,我國數字人(虛擬人)相關企業數量將突破40萬家;2030年,數字人整體市場規模有望達到3095億元人民幣。

那么,該如何理解數字人和虛擬人的具體區別?怎樣看待元宇宙目前的發展情況?如何讓人快速“數字化”,成為漸行漸近的元宇宙中的一份子?

為了更好地解答這些困惑,鎂客網對話了國家級領軍人才、浙江大學計算機創新技術研究院研究員、杭州優鏈時代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蔣亞洪博士,就以上問題做了深入的交流。

1、基于真人的數字人更重要,元宇宙仍處于初級階段

我把元宇宙里的人分為兩種:基于真人數據打造的叫數字人;基于非真人數據打造的叫虛擬人。”在談到數字人和虛擬人的區別時,蔣亞洪這樣告訴記者。在他看來,盡管元宇宙是一個虛擬世界,但基于對“真實”的強烈需求,未來元宇宙中的絕大部分應用,應該圍繞著數字人而展開。

“就像我們今天在聊天一樣,你是不是希望對方所呈現出來的像一個真人一樣,能看得到表情、神態?假如咱們在這個采訪在元宇宙里面,同樣需要這種真實的感覺才能讓人滿意。”

在蔣亞洪看來,真正的元宇宙包含三個特征:3D數字虛擬世界、沉浸式體驗和與真實世界的互聯互通。所以,包括人的數字化在內,萬物的3D數字化是目前邁向元宇宙的最基礎工作,而今天的元宇宙正處于一個“初級階段”。

目前元宇宙應該處于一個‘初級’階段,可能會持續2~3年的時間“,蔣亞洪對記者表示, ”在這段時間內,從元宇宙的概念普及到出現一些簡單的應用,大家開始逐漸體驗元宇宙?,F在有些人把當前的元宇宙過于理想化,實際上,從技術和商業角度來說,對于下一個更為成熟的階段都尚未做好準備。但在這個階段,探索者的’試錯’仍然是非常重要的。”

在談及中國當下的元宇宙產業發展狀況時,蔣亞洪充滿樂觀。

“中國與美國、與世界可能在元宇宙的具體應用場景上略有不同,但就底層技術的本質上來說不會有太大區別”,他告訴記者,“世界越來越扁平化,所以中國企業走向世界的大趨勢是改變不了的,我們中國有自己的優勢所在。包括優鏈時代在內的中國企業,條件成熟時都會‘出海’。

2、數字人落地不易,優鏈時代破解高成本、低效率難題

盡管現在虛擬人產業發展的如火如荼,但在基于真人數據打造的數字人方向,由于技術條件的限制,落地和普及速度仍不盡人意。

在去年舉行的GTC 2021技術大會上,英偉達CEO黃仁勛曾在14秒的時長內借助數字虛擬形象實現“以假亂真”。但為了打造這短短十幾秒的數字人,背后的成本之高、耗時之長令人咂舌:為了合成黃仁勛的虛擬數字形象,英偉達使用了數百臺數碼相機,通過多角度拍攝了數千張照片;還動用了多達34位3D設計師和15位軟件工程師,使用的GPU數不勝數。

很明顯,高昂的時間與資金成本和對技術實力的高要求,讓數字人難以快速落地和普及,也影響著元宇宙產業的進一步發展。而面這些難題,蔣亞洪創立的優鏈時代給出了自己的“中國答案”。

記者注意到,今年三月,優鏈時代發布了其精心打造的“優鏈3D云陣相機”,旨在做到低成本、高效率和高質量地創建屬于每個真人的3D數字分身。

優鏈時代蔣亞洪:讓“數字分身”邁入消費級,做元宇宙最專業的數字人服務商

圖 | 優鏈3D云陣相機

蔣亞洪對記者表示“優鏈3D云陣相機最大的革命性在于我們沒有用單反相機,而是用了普通的手機攝像頭,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把它變成一個‘傻瓜’3D照相機。”

記者發現,不同于傳統的單反相機陣列,優鏈3D云陣相機通過使用普通手機攝像頭和自主研發的數字人引擎技術,把單個數字人的成本壓縮到了100元,獲取人體3D數據的時間只需要了1秒,最快5分鐘可以完成創建3D人體數字模型。真正實現了易操作、精度高、速度快和高性價比。通過優鏈時代的3D云陣相機,讓人人快速擁有獨屬于自己的數字人成為可能,數字人正式進入“消費級”。

據蔣亞洪介紹,優鏈3D云陣相機主要具有五個優勢:精度高,140個攝像頭,最高可達5億像素,細節更加清晰細膩。體驗好,一鍵拍攝,體驗順暢。成本低,創建一個數字分身,成本只需一百元。效率高,最快5分鐘可創建3D人體數字模型。拍攝操作易,通過手機即可操作拍攝,門檻低。

優鏈時代蔣亞洪:讓“數字分身”邁入消費級,做元宇宙最專業的數字人服務商

目前,優鏈時代的優鏈3D云陣相機已經成熟且廣泛地應用在科研教學、品牌推廣、游戲娛樂、城市生活和文博旅游等多個行業和商業場景中,并且和中國移動、中南卡通、某知名汽車品牌、知名旅游景區等多個中大型企業達成了合作。

不僅如此,前段時間由溫州商學院和優鏈時代聯合出品的電影《告別核桃》,近日還入圍第四屆香港國際青年電影節創投單元,被稱為是國內領先的元宇宙XR電影短片。該片采用優鏈時代數字分身技術,讓每個觀眾的數字人,都可以替換進去成為電影主角。這種人人都有機會成為電影主角的新興模式,開創了國內元宇宙電影的先河。

但在蔣亞洪看來,產品的提升永無止境,未來他仍希望更好的滿足用戶需求。

“第一,建模的時間越短越好,我們希望能做到‘立等可取’;第二,數字人的質量要越來越好。優鏈時代目前進一步研發的產品希望能呈現出人的表情、神態,實現語音交互。讓數字人越來越向真人的方向走去。”

3、奔赴“理想”中的元宇宙,需要有理想的創業

記者注意到,早在元宇宙概念大火之前的2019年,優鏈時代就“超前”地開始了對3D數字人技術的投入研發。究其原因,除了對技術發展前景的超強“嗅覺”,更是蔣亞洪本人堅持的“價值取向”所帶來的碩果。

蔣亞洪博士早年曾在南京大學就讀物理專業,后于1987年奔赴美國西北大學攻讀工程應用數學博士學位。在美國期間,他創立了美國第一份簡體中文報紙《新世界時報》。2006年回國后,先后創辦了優訊時代、優鏈時代等企業,并在這些項目中屢獲成功。他告訴記者,他的創業選擇并非把商業結果放在第一位,而是關注所做的事是否對社會有著長遠的價值。

“我做的事總是基于這個事是有意義的、值得去干的,至于后面會做成什么樣子,我沒有想過”,蔣亞洪對記者表示,“從創新的方面來說也是一樣,需要克服困難,找一條路出來。如果說創新的路都已經被別人找好了,還輪到能讓你來跑,人家早就在上面跑了,對吧?”

優鏈時代蔣亞洪:讓“數字分身”邁入消費級,做元宇宙最專業的數字人服務商

圖 | 優鏈時代聯合杭州移動推出的元宇宙5G+融合邊緣云3D云陣相機

他同時也感慨:“特別是最近10年的奮斗干下來,我覺得更是這樣,第一大方向確定是對的,對社會對人是有幫助的;另外還要自己有發這個愿,商業上的結果就是交給老天去安排了。”

目前,優鏈時代員工已經近50人,創始團隊成員包括來自人工智能、AR/VR、圖形圖像、區塊鏈等領域的頂尖技術專家、美國科學院院士等,公司目前已擁有6項發明專利、7項軟件著作權,且今年有望引入新一輪融資。

在采訪的最后,蔣亞洪告訴記者,今年4月,優鏈時代“元宇宙數字人技術在亞運會的落地應用” 已經成功入選杭州科技局亞運會智能應用項目。計劃為杭州市民創建數字分身,用數字分身參與亞運比賽,激發全民參與亞運的熱情;同時也可以為國外運動員創建數字分身,用數字分身游覽杭州美景、體驗杭州文化,實現全球傳播杭州科技亞運和最美杭州。這既能幫助民眾以“元宇宙”的方式體驗奧運、推動元宇宙的科普工作,同時也能為杭州奔向“元宇宙第一城”的目標貢獻力量。

最后

可見的是,元宇宙的到來所掀起的新一輪數字化浪潮,正深刻地改變著世界的運行方式,人類的日常與社會生活正快速地向虛擬空間“流動”。作為個體“化身”的數字人,也成為了元宇宙得以真正成立的關鍵要素。

是否能快速、低成本地讓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專屬數字人,既是元宇宙產業推進中亟需突破的“瓶頸”,也是國與國之間元宇宙競爭的“勝負手”。目前看來,優鏈時代及其研發的優鏈3D云陣相機,無疑對中國元宇宙產業的突破性發展起到著推動作用。未來蔣亞洪和他的團隊又將提供哪些新的價值?鎂客網將繼續保持關注。

最后,記得關注微信公眾號:鎂客網(im2maker),更多干貨在等你!

鎂客網


科技 | 人文 | 行業

微信ID:im2maker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硬科技產業媒體

關注技術驅動創新

分享到